曾红极一时的《百家讲坛》或遭末位淘汰而停播

虽然,《百家讲坛》恐被末位淘汰已经被有关方面证实是子虚乌有,但收视跳水的事实却被坐实,官方承认目前节目面临重大压力。 近日,堪称造星机器的央视《百家讲坛》节目遭遇收视率直线滑坡,有...

日期: 2019-05-12 07:02

  虽然,《百家讲坛》恐被“末位淘汰”已经被有关方面证实是子虚乌有,但收视“跳水”的事实却被坐实,官方承认目前节目面临重大压力。

  近日,堪称“造星机器”的央视《百家讲坛》节目遭遇收视率直线“滑坡”,有知情人士透露,按照“末位淘汰”标准,该节目可能被提前“下课”。

  遥想当年,红极一时的《百家讲坛》不仅在专家、学者和百姓之间架起了荧屏桥梁,而且捧红了易中天、纪连海、于丹、阎崇年等一众“学术偶像”。《百家讲坛》节目甚至成为风靡中国的指定课外“教科书”,易中天《品》、于丹说《论语》等都曾作为论据或观点出现在我们的议论文中。

  《百家讲坛》是开创于2001年的讲座式电视节目,以专家、学者“一桌、一人、一口”的自我演讲为主要形式。讲台、观众等节目环境设置在视觉上形成了非常学术化的氛围,给人以强烈的课堂感、仪式感以及知识的厚重感,与节目内容和风格具有很高的契合度。

  《百家讲坛》的影响不仅表现在它把专业的学术知识在进行通俗化处理后向公众传播,普及了中国传统文化与历史,更为一些文化创新与形式表现提供了基本元素。东方卫视第一季《笑傲江湖》冠军孙建弘就借鉴了《百家讲坛》“一桌、一人、一口”的模式,以一句“百家笑坛,谈笑古今”即刻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

  阎崇年讲述的《清十二帝疑案》以及纪连海解析的《历史上的和珅》仿佛还依稀在耳畔长鸣,一向因为文化深度备受好评的《百家讲坛》到底缘何被电视受众边缘化?

  《百家讲坛》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解读中国文化现象、历史事件与人物,避免了学术研究本身的枯燥乏味,具有一定的市场与受众基础。历年来,中国老百姓对于历史文化、国学知识的需求非常大,《十万个为什么》的畅销、《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热播都可以佐证。

  然而,在娱乐气息浓郁、综艺市场呈井喷式发展的当下,《百家讲坛》的确相对枯燥,在娱乐元素的“”之下略显单薄。

  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对高级需求的追求往往建立在低层次需求得到满足的基础上。诚然,对于繁忙的我们来说,通过娱乐节目来放松身心是最快速、理想的解压方式,是对最基本的生理需求的自我满足。只有作为受众的我们获得了精神上的满足与放松,才会进一步产生文化上的需求。娱乐化使受众分流,在将观众兴趣点、关注重心打散后进行重新建构,从而形成娱乐“上瘾”,使得受众被“困”在娱乐化的“牢笼”里乐不思蜀,造成了电视节目收视率的“冰火两重天”现象。

  虽然《百家讲坛》的选题涉及人文、自然、哲学等多个方面,但从播出内容来看,它对于历史事件及人物具有极强的依赖。的确,所有的文化现象、哲学思想都是人的行为活动的表现,也都将体现特定时代的特征,无法也无力挣脱历史的大框架。于是,无论评述的是哪个朝代、讲述的是哪一事件,《百家讲坛》总离不了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脱不开勾心斗角、宫闱政变。

  正因为《百家讲坛》对历史题材的依附,节目选题往往面临“难产”。主讲人翁思再认为,虽然文化的外延很广、中国历史有上下五千年,但政斗风云说多了,选题只会变得越来越窄。此外,加上《文化中国》等同类型节目蜂拥而上竞相模仿,不但节目可选内容的“链条”越“栓”越紧,而且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

  《百家讲坛》“一桌、一人、一口”的模式是节目亮点却也成为了被诟病的众矢之的。自我演讲、单向灌输,有观众却没有互动环节,有观点却没有争论空间,这使得《百家讲坛》这样一座“让专家通向老百姓的桥梁”,成为了一条单行道。节目切断了观众接触与质疑专家的通道,束缚住了大众思维,更使得我们养成了被动接受的惯。

  与或将走下“神坛”的《百家讲坛》相比,《开讲啦》《青年中国说》无疑是对讲坛类节目的形式创新。嘉宾现身说法,听众与讲者积极互动、观点博弈,在一定的节目框架下完成意见的自由交流与碰撞,契合了互联网时代平等、互动、多元、参与、挑战等特点,以接地气的方式在创造了非凡的关注度。

  要不要披上娱乐的“外衣”做一档真正的文化传承节目?在增添娱乐元素之后,文化节目是否能够不忘初心、回归本质?这一直是困惑《百家讲坛》的两大问题。怕娱乐化的形式腐蚀文化的表达,担心次要的娱乐元素喧兵夺主影响核心的文化传承,这使得节目的每一次调整都略显保守,几乎不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此外,精品“学术偶像”的缺位也是《百家讲坛》遭遇收视“跳水”的一大原因。讲者是节目的主体,沟通起文化与受众,其水平高低、表达方式和技巧直接影响观众的去留。《文化中国》主持人今波就曾感慨:“像易中天、于丹那样善于演讲的学者可遇而不可求,可谓凤毛麟角。有的学者即便很能讲,但学术界对这种通俗化的表达评价不高,甚至引来争议,不利于学术地位的提升。”的确,因为怕遭来非议而选择三缄其口、不敢发声,这让“学术偶像”数量越发紧缩。

  虽然,《百家讲坛》恐被“末位淘汰”已经被有关方面证实是子虚乌有,但收视“跳水”的事实却被坐实,官方承认目前节目面临重大压力。

  其实,早在2008年《青年报》就曾登出了《百家讲坛》收视暴跌将被淘汰的报道,然而这档对于文化传播有着非凡意义的电视节目却坚持了下来。

  很多人将《百家讲坛》的“失足”定义为创新的缺失。对此,网友@卡酷尚集团668 颇为义愤填膺:“记得冯小刚导演说过一句话,一成不变不代表不创新,一成不变那正是说明他已形成自我特有的标志。知识类节目需要什么花样,找点明星萌娃来作秀?还是把历史人物从坟墓挖出来美健健身才叫创新?”

  当然,这样的观点并非全然正确。何谓创新?创新是在一个时代背景下从无到有创作的过程,这也意味着脱离了这个特定的时刻,创新就已经不“新”,大量略加改动的复制品很可能会动摇它的地位。同样的,《百家讲坛》开创的模式是它运作的资本却已经不是和时代里、潮流下的新事物抗衡、竞争的优势。

  网友@博星sony 呼吁:“千万别停播啊!这么好的节目现在真是凤毛麟角了!不是所有节目都要以娱乐大众收视率的,这样的优质节目应该保持下去!”

  就网络民意的舆论来看,作为拥有良好群众基础的《百家讲坛》节目,被官方力排众议立刻淘汰的可能不大。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百家讲坛》不能在原有的模式上进行与时俱进的完善或转型,只会加速自身的消逝。

返回顶部